网站通行站:
用户
密码
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留守儿童阿山——半天纯洁的友谊
 
  美好的记忆如睡梦中的白莲,清新淡雅,在幽暗里散发着芬芳。是因为又要经历一场别离,总让我感伤,时常忆起那些小孩,美丽纯真。
 
  三年前在贵州荔波,一队人马徒步进山,荔波的空气,清新得至今还记得那日的爽朗,阴天没有太阳,走到弯曲处的山道,树底下有几个小孩,面前摆着一篮子的熟鸡蛋,我看到一个小男孩,怯生生的样子,看向他的时候眼光羞怯的闪烁开去了,但是嘴里还是勇敢的挤出几个字:买鸡蛋吗?一块五一个。虽然很小声,跟旁边站着的老练叫卖着的其他小孩比起来,却很吸引我的注意。曹姐问我,要吃鸡蛋吗?我买了几个,不是因为我要吃,而是因为他明亮羞怯的眼睛,深深印入脑海,至今仍会在梦里出现。这个萍水相逢卖鸡蛋的小孩啊~
 
  还有另外一个明亮的小男孩。
 
  大约两年前,在下冻,跟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结下了半天的小小友谊,小孩名字叫阿山。
 
  那时冬日的阳光和煦,我剪着短发,穿着短靴,着蓝色羽绒服,好巧不巧,阿山也穿着蓝色羽绒服,不记得是怎样跟这个小男孩结识的,我们去下冻扫地,扫完后在村长家吃饭,只记得坐在村长家门口,阿山拿了一大堆对他来说最宝贵的玩具跟我分享,如此情意,我怎可辜负,跟这个小屁孩玩得不亦乐乎。同事取笑说,我们穿了亲子装。我笑笑,问阿山,妈妈在哪里,阿山一脸崇拜的跟我说,爸妈都不在,去南宁打工了,回家会给他很多好吃的。这又是一个留守儿童,我心一沉。或许阿山觉得,我这个所谓城市里来的女人跟自己的妈妈像,所以才跟我亲近的吧。
 
  说实话,阿山很听我话,我说什么,他都点头,也听得明白。阿山带我去河边,说这条河从很远的地方流来,流到很远的地方,说自己爱去河边。我不禁担忧,一个小孩,爱去河边玩,没有大人陪同,得有多危险,便告诉阿山,不要一个人去河边,他郑重的点头,仿佛在听妈妈的话。我叫他不要调皮跳上别人的车,他也郑重点头。  
 
  阿山其实很孤单,没有小孩跟他一起玩,在村里也不受大人待见,我明白是什么原因,阿山太聪明,太好动,调皮的小孩在村里是不受大人喜爱的。爷爷奶奶又不懂怎么教育,想到因此给阿山心理带来的伤害,心里不禁起了担忧。
 
  临走了,我不舍。
 
  阿山问我:“你还来吗?”,一脸的期待。
 
  我不忍,说不出不会再来之类的话,笑笑:“会啊。”
 
  “什么时候?三天之后吗?“
 
  我一惊,或许在这个5岁小男孩的世界里,3天会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吧。
 
   “半年吧。”跟他说半年,或许到时候他就忘记了。
 
   “半年是多久?”
 
   “不会很久的”
 
  车子启动了,我往后看,阿山站在车后看着,一脸的不舍得,却没有哭。
 
  许是见多了爸妈的离去,才没有哭得吧,我心里想,戚戚然,直到阿山消失在转角,至此往后,两年过去了,我再也没有见过阿山。
 
  这个才相识半天,却让我时不时想起的小男孩。
 
  此记,怕我有一天,真的就把这段小小的友谊忘得一干二净。
 

 
  声明:转载文章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

 
(责编:王可馨)

相关阅读

桂ICP备14004016号-2 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桂网文【2015】2327-013号 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84号

广西改革网服务热线:0771-2875218 18878661383 投稿邮箱:gxggxww@163.com

CopyRight © 2013-2023 www.gxggxww.com .all rights reserved.